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文化 > 文苑撷英

又是一年端午到 思乡思亲情更浓

作者:赵盼盼  时间:2019-06-08  点击:449


端午佳节尤思乡,

晨起踏青路人忙。

艾蒿菖蒲田中采,

粽子鸡蛋已飘香。

时间真是过得飞快,感觉才刚过了春节,却在不经意间清明已过,转眼又到了端午,我仿佛还沉浸在年初的印象里,但家家户户厨房里飘出来的糯米与粽叶完美结合的阵阵清香,街头巷尾手巧的老人们售卖着自己缝制的五颜六色的香草包却一再地提醒着我,农历五月十五,在这初夏的季节里,端午节来了。相比中国的其他传统节日,我更喜欢端午节,因为对于在北方农村长大的我来说,端午节更像是农忙结束的发言者,它用各种独具特色的风情习俗向人们宣告着“大丰收了,快歇一歇,享受享受吧”!

我的家乡是陕西宝鸡的一个小农村,那里虽没有都市的繁花似锦,却在传统节日里,有着属于自己的风韵,尤其是在端午节。我的母亲是一个勤劳细致的女人,记得小时候,每到五月初五,她便会一大早出门去田垄边割野生的艾草,艾草都是整条枝干割回来的,割回来的艾草就分成好几份,分别悬挂在家里的每一个门上,放置在每一处窗台上,浓浓的艾草香立时便充满了整个院子,沁人心脾。老一辈的人都说这是从古流传下来的风俗,能辟邪保一家平安。我和弟弟长大后,每到端午,割艾草的任务就转移到了我们的身上,但是自我远嫁陕北有了孩子之后,与弟弟一起割艾草的乐趣就变成了内心深处的美好回忆,亦成为了一种奢望。  

印象中,小时候的端午可是我们女孩子最臭美的时刻了,家里最年长的老人会在前一天晚上就用五彩丝线编一些好看的“花花绳”给自家的小孩戴在手腕脚腕上,得到农历六月六的时候才能用剪刀剪断取下来。奶奶每年都要做好多,分给她的孙子孙女们,而臭美的我还总会央求奶奶做一个大的给我戴在脖子上当项链,虽然以现在的审美看起来真是俗不可耐,但是在那时候,这种打扮可是相当时尚的,为我在我的小伙伴面前赚足了面子。奶奶去世也已七年有余,不过在她健在的时候,她还是为她的重孙子孙女们缝绣好了五毒肚兜,肚兜上的五毒图案里塞了些驱蚊蝇的香料,正好在端午之后的夏天里穿着,既凉快又能驱蚊。去年夏天,母亲来陕北看我们的时候就带着奶奶做的肚兜,孩子穿上后就真的过了一个舒服的夏天。奶奶对于子孙的爱真的能延续到一代又一代,我思念,也感恩,愿奶奶在世界的另一边安乐!

记得小时候,每每到了端午,我和弟弟最期盼的就是吃母亲做的油饼,在我所了解的各地习俗里,炸油饼貌似是宝鸡端午的专属风俗,而母亲做的油饼亦成为我和弟弟心心念念的专属味道。油饼的做法很简单,但是要做好可是不容易的。什么时候面发得正好?面饼要多厚才能吃起来外脆里韧?油温多少就能下锅炸了?这些都需要好几年的厨房经验才能做好,而聪慧勤劳的母亲就早已做得心应手,用一个油饼永远地将我的端午记忆停留在小时候,回味一下,真香!说起端午地标配,那粽子可是必不可少的。在端午的那一天,我和弟弟会起个大早,依着习俗,帮母亲扫完院子和房间,再整个都洒好水之后,我们就在大门口一边做着游戏,一边等着卖粽子的过来好捷足先登挑最大最香的。小时候走街串巷的生意人标配的交通工具就是“二八”自行车,两个车轮子很大,所以支撑着的车身也是不小,提前做好的粽子就被放在自行车后座的竹筐里,用一块白色的棉布给罩着。伴随着卖粽子大叔“卖粽子喽”的响亮吆喝声,我和弟弟就飞奔过去,小小的个子够不上,我就踮起脚尖,而弟弟早已顺着自行车脚踏爬上了最上面的横杆,抱着座位向后看,准备好与我一起挑拣。等不及大叔揭开筐上的棉布,那粽子的香味便已窜出来,香得人直咽口水,恨不得马上就拿起一个,给它美美地咬上一口。说来也怪,现在在超市买的粽子精致漂亮,却远没有小时候在街道买的粽子好吃了,少了一股粽叶的香味。前几天还跟母亲打电话说起这个,母亲却笑道“你是想家了”!是啊,身在异乡,每逢佳节,心里就突地升起一股愁滋味,想念满是粽叶飘香的街道,想念跟弟弟一起在家门口所玩的游戏,想念母亲在厨房里炸油饼、煮鸡蛋的忙碌身影,是!我就是,想家了!

离开家乡好几年了,因为工作的忙碌,照顾孩子的不得已,家乡于我早已没有了春夏秋冬,有的只是母亲发来的视频里零碎的关于家乡季节的变化和那一群记忆中熟悉的亲人的笑脸,家乡也只能存在于我每晚的梦中了。昨晚我就梦到了,梦中母亲在厨房炸着油饼,旁边的锅里放满了圆溜溜的鸡蛋,水蒸气顶着锅盖“突突突”地往外蹿着,我拿着一把艾草站在厨房门口,跟她说道“妈,我回来了”,母亲抬起头,看着我笑了,像是在看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

神煤科技服务事业部:赵盼盼